Comments are off for this post

追夢以後-鄧紫棋 (G.E.M.)

 

九十後鄧紫棋(G.E.M.),年紀輕輕已事業有成。身處人生勝利組,她卻認定人生的意義,只能在她的信仰中找到。到底阿G.E.M.為甚麼這樣說?在她的演藝生涯中,她又曾經歷過甚麼困難?讓我們一同在本集《點算幸福》中找尋答案。

 

主/主持(樂樂、陳祺萱)
紫/鄧紫棋

主:今天《點算幸福》的嘉賓,她雖然只有二十六歲,但卻在娛樂圈中創下不少紀錄。例如她在十七歲便奪得叱咤樂壇生力軍女歌手金獎,十九歲便在紅館開辦第一個個人演唱會。她在兩年前,打入《福布斯》公佈全球三十歲以下最具潛力的三十位音樂人名單,在去年完成了個人第100場演唱會。今年她便入行十年,回望過去,她有何領悟?面對網絡世界的抨擊,她如何撐下去?如何Get Everybody Moving(讓每個人動起來)?有甚麼力量在她的背後推動着她?歡迎阿G.E.M.,鄧紫棋。

紫:Hello(你好)。你說只有二十六歲,若給現在的零零後聽到……

主:雖然你只有二十六歲,但入行已有十年的時間,亦創下許多佳績。你回看自己在娛樂圈的十年,你會怎樣形容它?

 

紫:首先是覺得一瞥眼便過去。回頭看的時候會覺得,許多你曾經害怕的事,原來回望時,只覺得那都是很細小的石頭,只一步便跨了過去。但你當下在經歷的時候,你覺得,嘩……面前的石頭太大,如何跨過?會有許多這樣的時刻,所以當我每次回望過去的時候,就會有一些新的勇氣給我,繼續走未來的路。

 

主:你說遇過許多石頭,但其實最初入行時,你的初心是怎樣的?你在十七歲便錄第一首派台歌〈等一個他〉,當時的心情是怎樣的?

紫:其實我記得剛剛入行,那時我才剛考完會考,大概放榜的時間,那時是很天真的,完全不會想究竟我下年會怎樣,想也沒想,我只覺得我現在放榜,暫時不需要念書了,現在暫時有幾個月的暑假,甚麼也沒想只是覺得……

 

主:抱着放假的心態。

紫:是的,只覺得我很想唱歌,我覺得終於可以做令自己開心的事,終於不用再看着書本了,這樣,是一個很雀躍的心情。

 

主:歌曲製作完畢便要派台了,你要加入樂壇了,那時你是怎樣想?

紫:其實我不是很能感受到事情在發生。

 

主:因為期間你仍然覺得只是試試而已?

紫:是的,其實不太感受到事情在發生,因為整個過程是慢慢,一步一步,因為你派第一首歌,開始接受訪問,你的感覺是,原來做一個歌手就是,會帶着自己的歌接受不同的訪問,會到商場唱歌,然後有一些歌迷開始認識你,會找你拍照,那時不是突然有100個interview(訪問)要做,不是突然間有許多fans(樂迷),這都是慢慢出現的。

 

主:是儲下來的。

紫:是的,所以那感覺不是很突然,反而是慢慢走進一個新的領域。

 

主:到了甚麼時候你才覺得這事是你的職業,你發現自己很享受做這事,知道自己最想做的,就是這件事?

紫:真的到了近幾年,我才有這個意識:我的音樂是我的事業。而且不僅是我的事業,我會形容我的音樂可能是我來到這世上的使命。其實是recently(最近)才有這個想法,近幾年才有的。從前小時候真的很naïve(天真)地覺得,我純粹喜歡音樂所以我參與其中,那時我會覺得這是一個職業,我會很希望音樂可以成為我一生的職業,但我不會有這個concept(概念),就是這個將會是我一生的卡片。開始你面對更多困難的時候,你在那些困難、那些挑戰中,你一次又一次問自己為甚麼做這事,為甚麼堅持,你才會慢慢開始發現,原來這個是你存在的意義。

 

主:會不會這也是早入行的好處?就是你可以給自己多點時間,慢慢摸索。

紫:我覺得也是的,因為十來歲的人是最膽大包天,最容易適應環境,適應能力最強的。所以我覺得,可能在我十來歲的時候,已經開始要面對殘酷一點的社會,我會這樣形容,你愈小去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,雖然可能挑戰是愈大,那個落差是很大的,對比你上學的時候。但如果你忍受得住的話,則會令你一生受用。

 

主:十年已經過去,到了今天,甚麼是你最感恩遇到的人和事?

紫:有很多拉扯,因為我最感激遇到的人,這刻在我腦中浮現的人,其實有許多時候我是覺得「多得你不少」,哈哈。我的經理人阿Tan,我們的關係是很微妙的,因為在我還小的時候,我就遇到我公司,其實是有兩個人,阿Tan和Lupo,我公司的兩個老闆。他們所帶給我的是許多栽培,許多我從小至大的mentality(思想方法),也是他們灌輸給我的。有許多我本來不會的事,我十五歲的時候我只知道自己喜歡唱歌,我喜歡寫歌,別的我也不知道,但我如何craft(製作)自己的作品至更好,如何在自己的artistry(藝術才能)中不斷成長,這都是他們栽培我的,這方面其實我覺得他們曾作出許多許多供獻。但也會有許多時候,因為我年紀很小的時候便遇上他們,他們太像我第二個爸爸媽媽,有許多時候我會覺得很害怕。

 

主:害怕甚麼?

紫:他們着我做甚麼我就會做甚麼,因為我覺得聽你們的話,是一定不會錯的。我甚麼也不會,你們甚麼也會,所以你們着我做甚麼,我也會照做。所以,有許多時真是「多得你不少」,因為男孩子跟女孩子是很不同的,思考的方式可能會很衝動,我覺得男孩有時會很衝動,女孩其實會溫柔一點。如果讓我選許多事的做法,就不會是這樣的。這都是待我漸漸長大,我才曉得把控。因為長期以來在一個溫室裏長大的話,你不會有膽量提出自己的意見,因為他們習慣了你要聽他們的話。其實我覺得每個人都必然會經歷這階段,你父母一直以來告訴你(事情)是怎樣,或者老師一直以來告訴是怎樣,甚至待你長大後,社會一直告訴你是怎樣,待你有自己想法的時候,你也不會有膽量提出。

 

主:到了甚麼時候你才覺得,不能總是聽話。

紫:到了去年,到了有一刻,我見到別人怎樣綻放,當我真的開始跟不同的artist(藝術家)成為朋友,大家聊的時候,我就會發現不是的,一個artist最能夠綻放他的光茫的時候,是他自由的時候。你可以做一件事做得很棒,別人告訴你怎樣做,然後你就很努力達到那個要求,你也可以做得很棒,但你不會綻放,因為你只是在做別人的事情,你沒有成為一個真正很自由的人。而你做事的時候你還是害怕,因為你有一個標準要達到,所以在你心裏,當你做事的時候,其實你並不自在,因為你知道有一個expectation(期望)。其實這個恐懼不是很容易打破,去年我漸漸發覺,不是的,我真是有自己的想法,我有時提出的時候,我不是說他們會接受不到,而是在我提出以前,我已經預設了:「不好了,他們會不會接受不了呢?」

 

主:心裏有點掙扎,以為那是不行的。

紫:是的,一直都是他們告訴我該如何,但現在我說出來,(我便想):「不好了,他們會接受不到,不好了,他們會罵我,不好了……」

 

主:當你第一次試着去表達自己,結果是怎樣的?

紫:很大壓力,我那時失了聲甚至。首半年我甚至覺得是艱辛的,甚至在演唱會裏,影響我的嗓子,上到台上,首十首歌我是不斷在crack,不斷有破音,平日說話不會走音,但當我上台唱歌的時候,首十首歌時就不斷在crack,每首也會crack,當我漸漸放鬆下來的時候,到了後半場演唱會,就自在多了。連續許多場演唱會也是這樣,接着我去看醫生,醫生對我說:「你的聲帶沒事的,全部東西都是來自你的壓力。」

 

主:你怎樣克服那麼大的壓力?

紫:typical(典型)的父母,不是不容許子女長大,而是他們需要時間適應子女長大了,所以我公司也在適應我有自己意見的過程,漸漸他們就會考慮我不同的意見,因為其實從小至大,他們習慣了在我寫歌的時候,這也是我從前,我要負上部分責任,因為從前我對於任何寫歌、唱歌以外的事情,我也不會,也沒有意欲去學習,所以我將寫歌以外的事,都隨他們決定。

 

主:全都交給他們。

紫:是,我就是這樣,所以他們習慣了,我在做音樂的時候才會有自己的主見。但突然間,我在別的事情也有自己的主見時,他們會有點無所適從,(會想:)「發生甚麼事?你現在羽翼已長了,你便會飛了,有毛有翼便要飛了。」從小朋友的角度看,你會很想大人給你自由,但在大人的角度,如果他見到你長大,他才會給你自由。有半年的時間,我一直在學習更多事情,我要用行動告訴他們,我真的長大了,可以放手讓我飛翔了。

 

主:所以你形容這個過程是艱辛的。

紫:是,真的是艱辛的。

 

主:作為藝人,最辛苦是不是面對輿論壓力,以及面對網絡世界給你的壓力嗎?

紫:這也會有壓力。我覺得可能這世代會更複雜一點,因為有social media(社交媒體),當每個人在social media present(展現)的生活,像是很完美的生活,都是Photoshop了,是你修飾過以後,你決定甚麼會放上去,甚麼不放上去,每個人也在那個filter(過濾器)下,你就會常常question(問)自己的生活,是不是有許多問題,別人的生活彷彿都很美,彷彿都很開心,為甚麼我自己的生活好像有那麼多問題?但其實每個人的生活都有一堆你不想看到的東西,也會有一堆煩惱,這是要時常提醒自己的。

 

主:當時的壓力有令你感到辛苦嗎?你的內心,有沒有曾經覺得很難熬過去?

紫:我有許多段時間也覺得自己捱不下去。

 

主:看不出來,你看起來是那麼樂觀的。

紫:一段一段的時間,上天不會突然掉下一個超級大難關給你。第一個難關我還很記得,是我第一次得到TVB新人獎的時候,得獎之後去慶功宴,我和全部的同事一起吃火鍋,接着我放了顆牛丸入口,咀嚼時給人拍了照,接着過了一周,刊出在雜誌封面,因為那一屆最受歡迎女歌手是楊千嬅,他就說:「新人王阿G.E.M.在嘲笑千嬅唱功」還是不知道是甚麼。我真的很傷心,我真的超級傷心,因為我覺得,為甚麼可以有人,你只是吃牛丸,也可以製造這樣的故事出來,我第一次感受到人間險惡。回看這件事,我和千嬅後來認識了,我們提起這件事也會笑。

 

主:那時你會感到失望和不快樂,你曾跟經理人討論過嗎?你會怎樣處理這些感受?

紫:這些事我不能跟經理人討論,每次跟他說,他只會說:「哎吔,你就別看這些吧。」我每次的feedback(回應)就是:「只因不是你給人罵。」每次我最後總會說:「不是你給人罵,你當然不在意。」他會說:「沒有人着你看,每個人也會遇到的,每個人也會給人罵的,你要別人喜歡你,就得給人罵的,外國許多人也給人罵,比你還要多。」每次也是這樣說,然後我又會說:「又不是你給人罵。」我們的對話十年如一日。有許多事,我小的時候真的覺得很委屈,不是我的錯,為甚麼總要說,每次錯的都是我。

 

主:你不能澄清,只怕愈描愈黑。

紫:是,老實說這些感受直至去年,我以為是已經處理過,因為一直以來都是我自己不斷的對自己說:「你不要理這些。」在我的腦海不斷重覆我的經理人對我說的話:「你不要理,不要看,你堅強一點。」

 

主:但會不會只是將那東西放在一旁,反而令它累積起來?

紫:我覺得若你不是打從心底得到釋放,而只是不停對自己說:「你要堅強」,其實你是壓抑自己。我現在發現,如果真的想哭便哭,為甚麼要害怕自己的眼淚?你要哭便哭出來。直至recently,這幾年最大的一件事就是《我是歌手雙年巔峰會》,因為一些很複雜的原因,大眾誤會了以為我死也不肯去表演,很難解釋,總之最後,那一件事令到我在微博上面有18萬個留言是罵我的。其實這完全是輿論導向,不是事實,包括導演本人也替我澄清了一次,不是事實來的,但那時沒有人看的,因為已經有一個point(點)可以給大家發揮,有一個輿論,有一單新聞,大家便不在乎真相。

 

主:只是讓大家借題發揮。

紫:是的,我那時最傷心的就是,嘩,明明導演都已經寫了出來,你們這些人也不會看的,即是你們根本不care(在乎)真相,不是真相有沒有人知道,而是真相沒有人care,我那時最心痛就是這件事。然後我delete(刪除)了微博,卸載了那個apps(應用程式)一周,留在家裏哭了一周。剛巧那時是復活節,我就在家看《受難曲》,我看到耶穌遭人罵,耶穌是沒有罪的,祂也給人打成那樣,還釘在十架上,我所受的算甚麼呢?然後祂復活了,我覺得我也要復活。我真的是這樣,那天我就寫了〈新的心跳〉這首歌。

 

主:你有沒有想過放棄自己的音樂事業?

紫:常常也會這樣想,如果不做可以省下氣力,不如不要再唱了,其實我只是喜歡唱歌,不如我留在家唱好了。很煩,是有很多想放棄的時候。

 

主:每次你想放棄,你會怎樣制止自己?你堅持的力量,是從何而來?

紫:我想說我的意志力很強,我不會容許自己的衝動太衝動,所以我的放棄是想想而已。你會知道有誰成功是不需要努力?有誰堅強是不需要練習?你會有drive(魄力)繼續走下去。

 

主:你曾經在演唱會跟現場觀眾分享一份愛,你又祝福他們,其實信仰令你有甚麼改變?

紫:不是說改變,沒信仰甚至我沒生命我覺得,我會覺得我現在做的事不知道為了甚麼,因為老實說,你可以有自己很棒的一樣東西,然後你很努力的追自己的夢,但你的夢是會有追上的一天,但你追上夢之後又怎樣呢?你又有新的夢,你又去追新的夢,追上之後又怎樣呢?所以你會一直在追一些no end的東西,沒完結的東西。我覺得我的生命的那個意義,其實我是在信仰裏找到的,當你知道你的生命是有一個目的,你看着每一件事,包括看着自己的困難,就會有一個很不同的perspective(觀點),因為你知道你現在面對的困難,可能只是有一天,你的故事會幫助到另一些遇上同樣困難的人。

 

主:即使面對困難,你還是有勇氣面對,你知道自己總能過渡的。

紫:是。

 

主:其實我們今天也有一份禮物想送給你的。這是我們的感覺,G.E.M.就像大衞一樣,身形小巧,常要面對高大的巨人,許多困難,但大衞拿着一顆小石頭便可以打敗眼前的巨人,這幅畫是由一位馬來西亞畫家畫的。從這角度看,你會看到大衞和巨人,但當你倒轉看,你看到了甚麼?

紫:有一張臉?我看到了。

 

主:是有一份力量陪着你的,你最初看它的時候,好像只有自己孤軍作戰,但倒轉看的時候,你發覺,這幅畫很厲害。希望這份力量繼續陪着G.E.M.作戰。如果今天要你選一首歌送給我們的聽眾,你會選甚麼歌?

紫:〈光年之外〉。

主:好,謝謝G.E.M.。

 

幸福結算:

有誰成功是不需要努力?堅強是不需要練習?如果你的心不是打從心底得到釋放,而是你不停對自己說:「你要堅強」,其實你是在壓抑自己。有時如果你想哭,你便哭吧,為甚麼要害怕自己的眼淚?

 

鄧紫棋 (G.E.M.)視頻專訪(1):《追夢的起跑線》

 

鄧紫棋 (G.E.M.)視頻專訪(2):《我學會飛》

鄧紫棋 (G.E.M.)視頻專訪(3):《面對傷痛》

鄧紫棋 (G.E.M.)視頻專訪(4):《信仰的力量》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