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ments are off for this post

相知相愛-雷頌德 Mark嫂 梁家玉

點算幸福預告-850

主持/樂樂、陳祺萱
玉/梁家玉
德/雷頌德

雷頌德創作過不少膾炙人口的流行曲,包括〈好心分手〉、〈小城大事〉、〈風花雪〉等。他和太太梁家玉在去年底一同受浸。過去,他創下的樂壇佳績,令他多年來深信凡事總得靠自己,直至妻子驟然患病,眼見她在信主後所經歷的平安,他才驚覺信仰的真實。他感慨的道:「其實這麼多年來,我也face(面對)很多問題,自己的工作壓力、辛苦,你知道做創作人……有很多人情世故,有很多不開心的事,其實我是一直撐着……做一個好的基督徒不容易,我還在學。」

 

主:《點算幸福》今天請來兩位嘉賓,他們的人生有新的轉變,二人一同認識他們的信仰,他們是雷頌德和太太梁家玉,家玉今天帶了一對十字架耳環。

玉:是一個提醒來的。

主:最初你是如何認識這宗教?我看過你們的受浸過程,當中提到受Sammi鄭秀文的影響。

德:也可以這麼說

 

只信自己

主:其實事情是怎樣發生?

玉:首先說說我的性格,我是一個比較strong(強)的人,很信自己,我以前屬於一個atheist,即是無神論者,但其實實質上我是甚麼也不信,這幾年其實我的生活很忙,因為四年多前我開始幫他打理業務,變了既要帶小孩,也要上班,其實也很吃力,但我也manage(應付)到。我其實忙碌到一個地步,近乎「變態」,但我是OK(可以的),因為我覺得甚麼也可以做到的,總之你有能力,你肯去做,是沒有事情做不到的,我是這樣子的人。你別對我說做不到,我會覺得你不想做,不是做不到,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看法。這令我變得沒有一個部分閑暇,我不會有時間去shopping(購物),但我覺得自己喜歡這樣子。如果有一天有幾個小時沒事做,我會不知所措,心想:「為甚麼我會那麼閑暇的?那麼沒用呢?」我覺得自己甚麼也做到,甚麼也能辦妥,即使有多重的東西,我也會用自己的肩膀承受一切,習慣了這樣子,幾年來也是這樣,但就變得休息不足,接着其實幾年都睡不好,失眠,但在失眠狀態裏我仍然會做許多事,其實這樣子身體是不會好的,但我也撐得住,我的意志是這麼強,我總認為一定會做到,不會做不到。

但剛剛去年,身體開始配合不到,身體出現問題,其實我自己不好的,可能當時有些不妥,只要我不那麼忙,多點休息,便不會有問題,但我沒有理會過自己的身體。直到去年三月左右,有些warning(警報)出現,去年我接受了三次手術,第一次小手術後發現了些問題,接着如何,就要視乎第二個手術後的化驗,手術後是發現了一些不好的東西,但當時未知道結果,我很擔心,因為有可能變cancer(癌症)。本來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,甚麼我也覺得不需要擔心。但那段時間可能壓力較大,我自己感覺不到有很大壓力,但我身邊的朋友覺察到。阿Mi(鄭秀文)也可能感應到我有很大壓力,很stressful(緊張),因為我要接受往後的手術,其實我是很擔心,因為在家庭裏,我處於頗重要的位置,甚麼也由我管理,如果我有甚麼事就不好了,worst case(最壞的情況)是cancer,那怎麼辦?很多worries(憂慮)我開始很擔心,有一次阿Mi就對我說,當時我還未有信仰,她說:「你快要接受手術,不如我來你家,跟你祈禱。」我從前可能會抗拒,因為我不信,但那一刻我覺得好啊,但我沒有任何expectation(期望),當時真的沒有,只覺得有朋友關心我,我就不會拒絕她,但我是沒有任何期望。但那天的祈禱,是我人生第一次,用一個positive(正面)的崩潰來形容。可能平日我很強,我不會講的東西,在輪到我講話的時候,其實之前我祈禱那一刻,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,但我就感覺到那個很強的power(力量),一個很強的power,現在我能重述給你聽就是,神和我一起,祂在pamper(細心照顧)我,祂告訴我,令我感受到祂的存在。

喜極而泣

主:那個股力量令你有何感覺?

玉:我就十分感動,我不斷哭,那種哭泣不是憂愁的哭泣,而是那種喜悅,找到某種東西的哭泣。那種感動令我整個人顫抖,我當時不明白,往後才知道那是甚麼感受,那個祈禱以後,我是突然對某些事情的看法有很大轉變。我是由很擔心、很害怕、不知如何是好,變得一點也不害怕,我覺得有人看顧我,保護我,給我的感覺是我不需要再擔心,因為我找着祂,我找到神。是這個經歷,我相信是神的安排,阿Mi是我的一個天使,是整個過程她也幫助我。接着,其實我是甚麼也不會、甚麼也不明、甚麼也不知道,阿Mi也沒有對我說甚麼,沒有人對我說這些,是我往後再找answer(答案),是我覺得我很需要認識耶穌基督,我知道我要看聖經,我知道我要聽道,我知道我要去church(教會),我甚至像瘋了似的,從零、從不信,變了一個180度的turn(轉變)。

 

主:是不是因為那一刻,你的心靈感受到,彷彿有一股力量在保護你?

玉:是的,因為我甚至感受到祂的存在。

主:那天的祈禱後,你有沒有感到有甚麼是不同了?

德:她完全不害怕,她是哭過,但是笑着的。

主:在這件事發生之前,她是怎樣的?

德:之前她是一個很tough(堅強)的人,但會平白無端說一句:「日後我不在……」你覺得她是tough,但她prepared for the worst(作了最壞打算)。那個改變就是那天她哭成淚人,但是還在笑。接着第二天,就是我們整個房子都有十字架了。

主:你的理解是怎樣?會否覺得為甚麼那樣神奇的?

德:是神奇的,她是這樣的人,喜歡那東西就整個房子都有那東西的,是十字架,但我覺得,那又這樣?是否真的那麼厲害?我當時是這樣想。

主:起初你是有懷疑的,是嗎?

德:有懷疑,當然。

 

 

主:未信教前你就很擔心,後來你真的得到了一個保護,覺得許多事也能放心了。經歷了這個轉變,你會否覺得這是一個學習的機會?是學習怎樣看事情。

玉:有很多東西要學習。這件事,找到神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。在未遇到祂之前,其實我想告訴你,現在回看,人生是甚麼?我並不知道,但現在我覺得自己知道了。從前focus(聚焦)的所有事情均是錯的。

 

主:例如是甚麼事情呢?

玉:人可能會看自己想擁有些甚麼,甚麼也是往自己好處想,我不是一個自私的人,但有許多事會放自己放在中心,可能覺得事業很重要,可能覺得賺錢很重要,但我找着神以後,我覺得這是我最大的轉變,第一,我學會的是謙卑。神才有很大的力量,我們人,其實沒有一個人有很大的力量,人很渺小。說得難聽點,給你一個病痛,你已經要五體投地去祈求,我很早期已對他說:「你要放神在第一位,因為神教我們的所有事,也是好的。」

 

主:你仍然要面對那個病,往後你心態上的轉變是怎樣?

玉:這方面有很大轉變,就是我已經完全不害怕了,我很幸運,往後只需要接受多兩次手術,兩個也是大手術來的,

主:但身體要承受痛苦的,是嗎?

玉:我一直在休息,其實沒有人知道,我也不理了,工作上的事,放下了,沒辦法。接受手術前我是很相信,因為我完全感受到,我明白了,我可以對你說,我一點也不怕,我每一次做手術也不害怕,我覺得因為神在眷顧我,看顧我,我將我的生命交託給祂,我不用再想任何事,祂給我甚麼,我就欣然接受,我做好自己的就可以。

 

主:你的睡眠問題也一併解決了,是嗎?

玉:是的,這是另一個問題,由我感覺到神,往後的那一夜。我從前常常要吃藥才能睡覺,任何稍為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睡得很差,但從那天晚上開始,我是每一晚,到如今也是靠自己睡,我不需要想任何事,也沒有想任何事了。

 

強人倒下

主:聽過家玉的分享,也想問問雷頌德,這件事是不是家玉影響你?

德:我先介紹下自己的背景,有一點是很重要的,就是從前我在哪裏念書。從前我是在St. Paul’s Co-Ed聖保羅男女中學念書,那是一所基督教學校,但我記得當時其實除了早會唱詩,例行公事的祈禱以外,我唯一接觸基督教可能……最深刻是Lord’s prayer(主禱文),那時我也有唸,但當時我絕對不是一個基督徒。待我們入行以後,我們這行的人大多會「拜神」,求順利。

mark_jade

主:你當時很迷信風水的。

德:沒錯,風水。當時覺得很重要,搬家搬去哪裏,大家總會介紹師父給我。當時可以說是「拜神」,但你是信那個師父講的話。我的師父後來過身了,他過身以後我對自己說:「罷了,我不再看風水了,連師父也走了,對嗎?他走了我還能找誰看?」其實我對那個信仰是沒有根的,總認為要靠自己,甚麼也要靠自己,甚麼總覺得是自己勤力才得到。

 

主:是你一手努力的成果。

德:沒錯,所以到最後(總覺得),人當然要靠自己。過了幾年,衛蘭信了(基督教),是平白無端發生的,當時我見到她,真的變了很多。其實她作基督徒以前,是一個挺難相處,挺難合作的人,總之她是一個怪人。不容易一起work(工作),我們像一起做了許多事出來,但那個過程其實是……嘩……很辛苦。但她成為基督徒以後,她的人變了許多,你會覺得這個人,現在我能跟她說話了,她會consider(考慮)我們合作時我的feeling(感受)是怎樣的,我見到她的轉變很大。我們作基督徒,起初像買了保險似的,為甚麼,因為……

回望過去

主:是有人先向你介紹。

德:當然有這些。但當時有一刻我也會想,是不是可以的呢?因為我見到有轉變,你也會好奇。

主:起初你對這個宗教是沒有抗拒的?

德:沒抗拒的,到了她(家玉)有問題了,是同一個問題,身體的問題,當時Sammi和她祈禱以後,我又覺得嘩……怎麼連你的改變也這麼大呢?那麼厲害。往後我最主要也是因為,看着她由很驚慌,變成完全不驚慌;我就很有興趣去探討這事。有一晚我祈禱,我是第一次祈禱,當時我還未信主,我就像跟祂談判似的,因為其實那天我在等她的report(報告),這個report可以是差,也可以是更差,我當時說:「這樣吧,老闆,你如果讓我的報告出來,只是差,而不是更差,我以後就跟着你。」祈禱以後我便睡覺,遭她吵醒了,她說:「報告出來了,是好的那一面。」我就嘩……起碼祂回覆了我,立刻回覆,很快。那好吧,我也作了這個promise(承諾),心想:「好的,我信你。」但男人和女人在信仰上是很不同的,像她一開始就可以很容易說Hallelujah(讚美神)。但男人要常常尋求truth(真相),會說:「是不是真的呢?」

 

主:有許多事未必即時會找到答案,即便你看聖經也好。

德:所以我很努力,我真的很努力,我就開始和她看聖經,看過差不多所有有關基督的電影,整個過程是明白多了,雖然看電影時會感動、會哭,但他們常常說的Holy Spirit(聖靈)是甚麼,我感覺不到Holy Spirit。有一天,我很勤力,我立定主意是信主的,但我還是感受不到我有Holy Spirit,有一晚我祈禱,對神說:「其實Holy Spirit是甚麼來的?你可不可以給我呢?我信你,我用了那麼多時間和精神,你可否給我Holy Spirit?或者告訴我,怎樣才可以得到這個Holy Spirit,因為我未感受到。」豈料那一晚便做夢,祂又立刻回答我這個問題。

 

玉:是否平日很少做夢?

德:我不做夢的。很有趣,為甚麼我要提起從前在聖保羅念書呢?在夢中很有趣,我見到在聖保羅時的同學,但「聖保羅」這三個字常常在我的夢中出現,醒來後我就覺得神好像已回答我了,但到底那是甚麼來的?Paul這個身分,很有興趣,因為他由一個迫害耶穌門徒的人,變成一個影響全世界的人信耶穌的人,這是一個很amazing(令人驚喜)的一個figure(關鍵人物),但為甚麼常常提起他呢?我明白了,保羅從前叫Saul(掃羅),Saul的意思就是great(大),他信主以後變成Paul,Paul的意思是little(小)。我知道,為甚麼我沒有Holy Spirit,雖然我學了這許久,但我沒有將自己放在最細的位置,我仍然將自己放在很大的位置,當我明白的時候,just like that(就這樣),很感動。之後我再回想,她有病是一個問題,但其實這麼多年來,我也面對很多問題,自己的工作壓力、辛苦……有很多人情世故,有很多不開心的事,其實我是一直撐着,一直撐着。近幾年我的脾氣變得很差,可能外邊的人不知道,可能和我一起工作的人知道,家人當然知道。

 

平息怒火

玉:很大脾氣。

德:很大脾氣,我知道是不對的,但控制不到自己,是out of control(失控),我就知道我將自己放得太大了。

主:你心態上有所轉變,之後就正式受浸?

德:是。

主:你想了多久才作這件事?

德:對於我來說受浸是一個更大的commitment(承諾),做好自己是很難的,不容易,做一個好的基督徒不容易,我還在學,還有許多事做不到,我將自己看得小一點,但有時仍然覺得自己很大,自私也好,甚麼也好,不容易。但我起碼知道,每逢有大的決定,很多時就會問問祂,或者不是問祂,是想:「我應該怎樣做?祂會不會這樣做?」如果祂不會那麼做,我也不會的。

 

主:家玉自從受浸以後,你的感受有甚麼不同?

玉:其實我信主以後,就希望可以快點受浸,因為在我來看,這是很重要的事情,我也希望一生跟隨主,也不希望期間有任何改變。我覺得自己不會,但我知道一個浸禮對基督徒來說很重要,我也希望可以一生去學習,如何作一個更好的自己。我覺得是一個很大的幸福,我覺得他(雷頌德)未信之前,給自己很多壓力,那些無形的壓力,他給予自己很多。當壓力多到他承受不了時,他就會不斷發脾氣。這令他很辛苦,我見到他有試着控制,有很大的轉變,所以我為他感到高興。神幫助他很多。

 

德:信神不等如不會有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,這一定要很清楚。

玉:是的。

德:還是會發生,這是最重要。

玉:他初信時,我覺得很amazing(令人驚喜)的一件事,其實我是改變不了他,很老實說,之前他的脾氣很暴躁,真的很難相處,信神以後一段時間,有一次他在家很困擾,那時他已經很平易近人,我看着他,甚麼事呢?他在廳中不知道在做甚麼,好像很不安,我問他:「你有沒有事啊?」他說:「沒事沒事。」接着,我說:「到底這是否跟我們有關的事情呢?」他說:「無關,只是工作上的事情。」接着我不理他,他便自己一個,但我見到他竟然坐在廳中祈禱,他禱告時我沒有打擾他,之後我問他:「你為甚麼無緣無故禱告?發生甚麼事?」他說:「剛才的事是很困擾我的,別人做的事很不恰當,我很想發脾氣,很想很想對他發脾氣,很想爆發,但我最終不想這樣做,因為我不想這樣做,所以我要祈禱。」他祈禱以後,便將自己calm down(冷靜下來),再重整他的思想,這是很重要,這正是神可以幫助我們的,我們知道要turn to God(轉向神),我們將自己的陋習,不好的東西,就慢慢改變,這是我在他身上看到,我很驚喜,神真的很厲害。

主:聽到你們有很大改變,謝謝你們的分享

 

幸福結算

玉:他未信之前,給自己很多壓力,多到他會不斷發脾氣,但之後他有很大的轉變,所以我為他感到高興。

德:信神不等如不會有不好的事發生,這一定要很清楚。如何去面對,是最重要的。

(文章節錄自商業電台節目《點算幸福》)

Comments are closed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