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ments are off for this post

自信才是美-鄭欣宜

joyce_interview

主:主持(樂樂、陳祺萱)
宜:鄭欣宜

主:《點算幸福》今天請來的嘉賓是許多香港人看着她成長,或跟她一同長大。也許有人曾經給她標籤,用她的外型來攻擊她,或者批評她個性反叛。她最初keep fit(健身),努力成為一個歌手,但一開始並未得到認同。不過她憑着堅持和努力,一步一步證明給大家看,她不只是一個真心愛音樂的人,也是一個值得大家愛惜的人,因為她找到了愛自己的方法。憑着態度和智慧,以及發自內心的自信,令大家對她重新定義。到底怎樣才算是「女神」?其實人人也可以成為「女神」,我們歡迎鄭欣宜,Joyce。
宜:謝謝,大家好。

主:今晚第一件事,就是要關心你的腿傷,現在的康復情況如何?
宜:現在已接近九成康復了,我開始做物理治療,透過一些設施的幫助,可以在跑步機慢跑。聽眾可能看不到,但我現在其實是很粗魯的,將腳抬高放在另一張櫈上,因為不能讓它太腫,所以要抬高它接受訪問。現在很舒服。

主:剛受傷的時候你會不會想:「我要在紅館開演唱會,這樣子會不會影響我跳舞?」當時會不會有點灰心和失落?
宜:其實是十分恐懼,十分灰心,我是在十月二十七日弄傷了腿,二十八日便返港,一到埗便前往醫院,照X光片時發現有骨折,腳骨更移位了。醫生說這情況代表韌帶已斷,因為如果韌帶沒有斷,它不會讓腳骨移位,故需要立刻做手術。我當時很害怕,因為想到四月二十二日在紅館的第一場個人演唱會。我覺得在過去兩年,我終於找到了個人的performance style(表演風格),我覺得需要在台上表演出活力,四處遊走、跳躍,給大家力量,又讓觀眾的力量成為我的力量。

所以當我知道要接受手術,我很害怕,害怕的地方是:「不好了,concert(演唱會)要怎樣才好?」再想深一層是,日後我能不能再跳舞?會否連最基本的行路也做不到呢?我真的很害怕。但我最proud of(自豪)自己的一件事,是我曉得立即對公司的同事說:「我們要開會。」手術前,我們要跟和演唱會有關的人士開會,決定日後怎樣做。我們要怎樣將一件不幸的事,變成能幫助我們的事,所以我就和公司決定,藉着這個機會跟大家宣佈,我會做這個concert,以及如何透過這條受傷的腿,找出自己打不死的精神。因為我想大家有follow(跟)鄭欣宜的成長,我的入行之路,其實我是不斷面對許多難關。但每次的經歷都告訴我,害怕是正常的,但不要停留在害怕或恐懼的狀況下,如何將恐懼化為力量,更積極的面對。做好一點,這是另一回事。

主:你的性格是不是一向也很樂歡、積極?還是經歷了一些事,令你有這種改變?
宜:我想我不是一個特別樂觀的人,也不是一個很聰明、很棒的人。因為許多人真的曾對我說:「欣宜,我很欣賞你,你很棒,為甚麼你可以發出許多正能量?」我從來也不懂回答,因為我只覺得,我一個人生活,每一次面對難關時,我覺得自己沒有選擇,我一定要往好處想。當然我也經歷過不開心的時候,這是必然的,甚至在2017年裏,我用了許多時間拍電影、拍劇,許多人問我:「Joyce,你2016年的成績那麼好,〈女神〉帶給你這麼多,為何2017年在音樂方面你彷彿消失了似的?」

我自己也很擔心,我花了許多時間往外地拍戲,花了許多時間在外地宣傳電影,每逢拍劇人就像消失了。我也很害怕,我擔心自己走的路有變,不能依我的計劃走。但我轉念會想,有多事是無法plan(計劃)的,有一句話自我出道以來就常說,就是船到橋門自會直,「煮到埋嚟就要食」。我未必是一個很樂觀的人,但我喜歡解決問題。我不覺得自己是正能量的,我只覺得自己是打不死的,哈哈……

主:如何在投入工作時取得平衡?因為我記得有段時間,Joyce曾說做任何事也要做到最好。
宜:是的。

主:甚至你會說:「只專注在工作的事上,別的事情我也不理。」
宜:那時真的很瘋狂,就是我初入行那幾年,是很不balance(平衡)的。因為剛入行那幾年,我甚至連朋友也不會見,當然我很感激當時的自己,因為那時我很積極學中文,研究不同音樂,聽許多歌。由於我由小至大也在加拿大,在那邊出生、長大,我真的覺得這件事挺難看,就是我是一個香港人,但我不會看、不會寫中文,也沒有聽過香港樂壇的音樂。

我要用短短幾年的時間追上,雖然到現在我仍覺得自己還未追上,但那時我很努力、花了許多時間做這件事。我記得那時我拍劇,下班便立刻回家,唸劇本,其實是很基本的事,聽起來也是一件很基本的事情,但我很離譜,不願意外出和朋友見面,因為我不容許自己有任何錯失,就因為這樣欠缺了balance。

主:這樣壓力會很大,常常要提醒自己做到最好,而且只得你一個人。
宜:那時我真的很離譜,又正值我積極減肥的時候,也是我十分介意大家怎樣看我的時候。所以那時,拍完了劇以後,我便立刻剪短了頭髮,常常穿西裝外套,化妝時眉要畫得粗一點、直一點,樣子看起來會蠢一點。眼線不能揚起,要圓滑一點,看起來善良一點。太多事也cover(遮蓋)自己,十分計算,做任何事也為了令別人快樂,為了令別人多點喜歡我,令自己別那麼討厭,但我便慢慢失去了自己。雖然我現在是肥了,哈哈!

主:我覺得你很漂亮。
宜:謝謝,但我覺得多了自信,但這種自信不是說:「哼,我比你漂亮,我是最漂亮的。」這是錯的,這是自大,不是自信。自信是怎樣?是當你走進一間房裏,你不需要跟任何人比較,這才是自信。我也很希望我身邊、認識的所有人也能得着這份自信。

主:你說自己那時很投入工作,所以別的事也不理了,不見朋友。是誰將你拉出來,令你再次見朋友,重投生活?是誰令你改變?是毛舜筠、王祖藍嗎?

宜:是的,他們幫了我許多,因為那時我跟他們拍劇,那時我剛剛失去了兩位至親的家人,家裏一下子由很熱鬧、很吵、很多人,變得只剩下我一人,那時我開始拍劇,整天都會見到Mo姐(毛舜筠)、祖藍、陳茵媺、徐榮、趙永洪、江欣燕,他們這群人,上班時總有他們跟我在一起。我第一次覺得除了家人以外,可以有一個family(家庭)的感覺。那時下班,大家會不捨得回家,要一起吃飯,是很warm(溫暖)的。我想在信仰方面也改變了我的生命,從前我對信仰不是很有概念,也有點抗拒,因為我對陌生人有點恐懼,我有一個怪癖,就是不喜歡讓不認識的人觸碰我。

但在我的成長的環境裏,有許多我不認識的人認識我,他們很關心我,其實是一個blessing(祝福)來的,但大家很熱心就會摸我,說:「可不可以為你祈禱?」我很抗拒。但認識了祖藍和Mo姐以後,他們不會很直接告訴你,但那時我會感到這兩個人真的很棒,工作很投入、很隨和、很愛家人、很孝順、很疼愛自己的兒女、以及常常很開心。我就好奇,為甚麼他們會這樣的呢?因為祖藍的關係,接觸到信仰,其實是一份很大的力量。

主:你的性格有沒有改變?
宜:我想是沒有改變,不會在一天便改變,是一段時間,一個process(過程),一個成長的process。但我想,現在仍然有面對困境的時候,仍會有黑暗的時候,但有我的信仰就會有一個安全的family(家庭),可以跟他們分享,我可以有一個寄託。始終自己一個人住,現在我是單身的,沒有一個實質的物體、一個人讓你倚靠,但我的信仰告訴我,我並不是一個人的。

主:所以你說多了一股力量。
宜:是的,真的多了一股力量。很感動是我圈外的朋友,送了一份小禮物給我,很簡單,就是一個十字架,我將它放在牀頭,每晚臨睡前望着它,我也會很開心。像很土氣,但that is so sweet(那是很愉快)。而這份禮物是去年,在我很迷失的時候,他們送給我的;所以尤為寶貴。

主:Joyce現在提起它也覺得很甜,很有力量。記得從前你較喜歡別人稱呼你Joyce,但不太喜歡別人稱呼你「欣宜」,原因是甚麼?
宜:是的。我現在沒那麼抗拒「欣宜」這個名,但在我還很積極討好大家的時間,我常覺得「欣宜」、「鄭欣宜」這個名字,是媒體製造出來的一個角色,「她」不是真正的我。始終我在加拿大長大,我的家人朋友都是叫我Joyce,所以Joyce會令我覺得親切多。
主:更加像在叫你。
宜:是,加上我又很喜歡Joyce這個名字,因為它有「Joy」,開心、喜悅在其中,我也很想做一個開心、快樂的人。

主:你初出道的時候,傳媒將焦點放在你身上,指出你的體重有多少,減了多少,那時你會不開心嗎?
宜:也會的。
主:你會不會想為何我的身形會成為一個話題?
宜:我也知道為何,因為當時我是纖體公司的代言人,所以我是明白的,但回望這段日子,我覺得我對自己十分harsh(嚴厲)。很有趣的一點是,2017年我認識了一個人,我見過他兩、三次以後,他對我說:「Joyce希望你不要介意,我很坦白的對你說,Joyce我覺得你為人十分『黑和白』。」他用減肥作為例子說明:「你很積極減肥的時候,你就很strict(嚴格),很harsh的對自己。但人生其實是容許有中間位置,所謂的灰色地帶是OK(可以)的。你減肥的時候你就很strict很strict很stict,跟着那些地獄餐單,當你不小心吃了不應該吃的東西時,你就會很guilty(自責),可能你會暴食,要放棄了。這些分得很清楚的黑與白,不是說不好,但可能會令你很辛苦。」反而他說,要學會平衡,就不會那麼容易生氣,生自己的氣,和生別人的氣。

主:聽罷他所說的,你會不會有恍然大悟的感覺?
宜:像一個燈泡突然亮起來,從來沒有人這樣為我分析。今年,2018年,我想學習如何取得灰色位置,取得平衡。

主:愛情方面,你是否也有同樣的看法?因為我很記得你在演唱會時提及,你曾跪在男友面前,求他不要離開,連自己的尊嚴也放下了,但最後他還是離開了。在愛情方面,你現在是否也有轉變?
宜:很記得我在演唱會提及這件事以後,許多人也對我說:「你很大膽,分享這樣的故事。」但我很proud of(自豪)自己的敢愛敢仇。只要是值得挽留的,就不要緊,到現在我也承認我是「戀愛大過天」的人,只是我還未遇到適合的人。但我覺得愛情最美麗的是,當你真的愛對方的時候,你最vulnerable(脆弱)的自己,是會給他看到。如果他是好的,也會將自己最vulnerable的一面給你看。這段時間,我看了很多書,有一本書,我自己提起也有點不好意思,因為我在拋書包,書中有不同的詩,其中一首寫道:「我不希望找一個人to complete me(令我變得完整),因為我很希望,做一個最完整的自己。當兩個完整的人走在一起,那種力量,就可以將整個城市set on fire(燃燒)。」我覺得實在寫得很美麗,這也是很好的提醒,告訴自己,我不應該找任何東西去填補我的空虛,或我感到寂寞,我是要自己work on(做好)自己。當我可以做到一個最完整版本的自己的時候,當我遇上我的另一半,我覺得他會更加珍惜我。

主:另一半對你來說是一個bonus(額外的好處),最重要是做好自己。
宜:Of course(當然),我想從來也是這樣的。
主:首先做好自己。
宜:是的,很重要。
主:希望你很快會找到自己的Mr Right(真命天子)。我們預備了一份禮物給你,這也是一個十字架,它是來自己伯利恆的十字架。未來你要開演唱會,也有很多工作,希望每一次你感到累的時候,就看看它。有許多人為你打氣。
宜:謝謝。

主:Joyce今天也帶了一首歌送給聽眾,要為大家打氣。
宜:我選的歌曲就是「MastaMic X Joyce」 的Not Afraid,很希望大家在2018年,不要恐懼,Don’t be afraid,做一個最完整的自己。

主:我們一起聽聽這首歌。預祝Joyce的紅館演唱會順利、成功。
宜:謝謝。

幸福結算:

雖然我現在是肥了,但我覺得多了自信,自信是你走進一間房裏,你不需要跟任何人比較。我也很希望我身邊、認識的所有人也能得着這份自信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