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ments are off for this post

從失敗中活出真我-韓馬利

_mary

主:主持(樂樂、陳祺萱)

利:韓馬利

主:有人會將愛情比喻為一本小說,即使很投入看每個章節,但不翻到最後一頁,也不會知道結局如何。這個比喻亦可以形容今天《點算幸福》的嘉賓,因為她在愛情路上曾受過挫折,經歷過兩段失敗的婚姻,今天她已找到自己的幸福和真命天子。她是如何從失望、絕望過後,再次找到希望?我們歡迎韓馬利。

 

利:大家好。

主:觀眾知道你是一個很出色和專業的演員,你曾參演156套電視劇,這數字還未計算未播出的劇集。

利:這資料很好,謝謝你告訴我。

主:你有許多代表作,如《名媛望族》的大太太,《宮心計》的鄭太后。大家可能沒想過你是跳舞出身的,曾參加麗的電視的舞蹈藝員訓練班,當時你還認識了初戀情人,你又很快便跟他到英國生活,回望當時的經歷,會不會覺得自己年少氣盛?當時你是怎樣想的?

 

利:你都知道我的底細了,有些事其實已很模糊,我也不記得了,如今給你舊事重提。年輕時我是一個很刁蠻任性的女孩,我要做的事便會做,沒有人可以阻止我。所以年輕時的我,英國是說去便去,我喜歡和他一起便和他一起,就這樣。沒想那麼多的。總之,我只看到眼前的事物。因為我是一個個性很強的人,爸爸媽媽亦給我們很多自由。我家的家教很嚴,有許多規舉,女孩子一定要怎樣,但另一方面也給我們許多自由。我的性格很有趣,很極端,我會很stubborn(固執),不受人管束,我要做甚麼便做甚麼,所以我的前半生有許多失敗、傷痛在其中。回想我年輕時,原來許多挫折和失敗,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,因為若不經過那些挫折和失敗,我便不會思想韓馬利是一個怎樣的人,真真正正需要些甚麼。過往的失敗和眼淚,對我來說是一個怎樣的教訓,讓我學了怎樣的功課,到了我現在這個年紀,每次失敗對我來說也是很好的功課。

 

主:當時人在異鄉,實在很難接受自己的初戀情人有外遇。你甚麼也不理便到了那邊,你會不會覺得不能這樣子便返港?

利:我不會的,兩手拖着皮箱便回來。傷痛當然是有的,但我會覺得既然已發生,我便接受好了,我是接受現實的人,我不會只將責任推給別人。

主:這有沒有影響你對往後戀情的態度?

利:有,我也說自己從前刁蠻任性,可能是這個原因,那個男友不能忍受,哈哈……待我經歷了那件事以後,我開始思考:「韓馬利,為何你會那麼失敗?」可能我的性格令人很難受,很難相處,知道自己有不對的地方便改變。經過第一段婚姻,我很記得我簽署離婚證書後,我很後悔,但我的性格又是不肯認輸,但當我簽署後回家,我在想:「韓馬利,你到底想要怎樣的婚姻?到底你是甚麼性格的人,如果仍舊是這個樣子,再結十次婚都會離婚。」

 

主:你開始反思。

利:我有反思,我覺得如果繼續這種性格,不好好檢討自己,就算結十次,你仍會離婚。從此,我便要完全改變自己。但這個改變對我第二段婚姻,並不是一件好事。我每天張開眼睛便會想,我要做甚麼令這個男人開心,我要做甚麼令他的家人開心。如果這個人開心,我便比他開心一百倍;如果他不高興,我會比他傷心一百倍。所以我做任何事,都為了這個家庭,為了這男人才,但原來這樣不是一段健康的婚姻,在對方來看,他會告訴我:「原來我不是娶了妻子回來,是娶了一個媽媽回來。」哈哈……

主:因為你做每件事都是為了照顧他、討他歡喜。

利:是的,做任何事我都不會假手他人,我們替他熨衣服、擦鞋。我們的婚姻都沒有維持很久,只維持了兩年,因為有第三者出現,我是不能接受這事情。我覺得甚麼也可以,但有第三者出現就不可以。

 

主:因為你一心一意愛他。

利:我一心一意,我掏空了自己來待你、愛你,你為何仍找第三者?我真的collapse(崩潰),真是世界末日,我覺得怎會如此?當我要他給我一個理由時,我說:「給我一個理由,我便和你離婚,我肯離婚,你說,你說!」他說:「因為你太好。」

主:這答案令人很傷心。

利:是,他說:「因為You never say no(你從不說不),你太好,好到我配不起。」他覺得自己不應該,這只是他的藉口。

 

主:豈能接受?

利:我接受不到,我真的完全不能接受。所以在這段婚姻裏,我由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,我覺得原來這不行,那又不行,到底一段婚姻要怎樣才可行?我當時無法找到出路,我又試過結束自己的生命,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人明白我。

主:你是想這樣做,還是真的有所行動?

利:真的有行動,我真的曾自殺,我覺得,到底何謂愛?真愛是甚麼?到底我需要的愛是怎樣的?找不到出路,我只覺得世界沒有愛的,無論我做得多好,原來總有人覺得我不好,無論我付出再多,原來都不足以fulfill(滿足)一個人的,我覺得我完了,我不要了。因為我是一個很需要愛的人,從英國回來以後,我很需要一個男人愛我,我以為這個男人很愛我的時候,我們不曉得如何handle(處理)這段婚姻,因為太年輕了,便失去了這段婚姻。我覺得原來要愛一個男人時,我不能用從前韓馬利那種刁蠻任性,我要完全放下自己。要全心全意愛一個人的時候,我以為失去了自己就可以,原來這也不行的,原來我總是碰壁。那時開始,我知道這個世界原來沒有一種愛,可以填滿我自己的時候,不如我結束自己的生命。但我當然很感恩,我沒有死,要不也沒有今天了。

 

主:是甚麼扭轉你的想法?

利:其實我名字中的「馬利」,這兩個字是「以馬內利」,就是「神與我們同在」的意思。我的家庭是第三代的基督徒,我開始尋回當天我置放一旁的神。在第二段婚姻完結後,有一個很好的姊妹,她邀請我出席一個聚會,那時我真的不想見人,不要他們找我,不要見我,既然沒有死去,讓我看看要怎樣過,我真的不知當如何,找不到方向。我很感恩,這個姊妹很好,她不斷約我吃飯,我覺得這個人,為何我每次turn down(拒絕)她,她仍然繼續約我吃飯,背後一定有原因的。從那時開始,我找回自己的信仰。我很記得有一天,當我走投無路的時候,我在家中跪下祈禱,我說:「若果你是唯一的神,你救我吧!」我喊救命,我說:「我很慚愧,我已很久沒理你,因為我以為甚麼都可以在我手中,隨意掌控。」我祈禱:「主耶穌,若你是我從小認識的、是唯一的神的話,你讓我看到你的真實,因為現在我甚麼都沒有了。我沒有方向,我很想找到方向,我想有愛,我希望那種愛可以真真正正填滿我內在。到底甚麼愛是很實在,令我很滿足,令我覺得這愛可以everlasting(永恆的)?」我做了這樣的禱告,很奇怪,在禱告以後,這個姊妹又打電話給我,每次我都不想應約,因為我不想外人知道太多我的事,我不想從頭再說一遍,說一遍便傷痛一遍,又揭我的瘡疤。但這人很奇怪,每次我turn down(拒絕)她,她總會再次打來,說下次再約我。很奇怪,有天我放工,駕着車,後來停在停車場裏,一停下車子,我便想,為何我會在這裏,我不是要回家的嗎?為何會在這個停車場呢?我往外看,停車場有一個牌,指向一家酒樓,這家酒樓不就是姊妹邀請我去吃飯的地方?我看看,今晚他們吃飯,我說了不會到的,為何我的車子會停在這裏的呢?但既然來了,我便去了,一到達,門開了,一個高大、滿臉鬍子的男士,站在門內,他說:「Mary(韓馬利的英文名),我們等了你很久,歡迎你。」他擁着我。

 

主:他是誰?

利:你猜猜?有沒有印象?滿臉鬍子,是一個很愛主的弟兄,喬宏叔。我不認識他,我只知道他是一個很愛主的基督徒,我從未跟他合作,因為他拍電影,我拍電視。他擁着我時,我整個人像觸電那樣,整個人都戰抖起來,眼淚便不停落下,為甚麼他會說:「Mary,我們等了你很久,很想也很開心今天見到你。」他就像一個爸爸打開雙手,像天父打開雙手,說:「女兒,我等了你很久。」我突然覺得:「主耶穌,這是你嗎?」祂等了我三十多年,一個迷失了的女兒回來,我真的十分感動,我的眼淚不停落下。我記得當晚有喬宏叔的太太小金子,請我去的姊妹,還有幾個人,我都忘了。一圍枱,大家吃飯,他們每個人都講自己的經歷,很多神蹟奇事。每人對神蹟的感覺都不同,但我看着他們,為何他們講自己的經歷,都是喜樂的,不像我在哭。在他們的苦難中,他們有盼望,他們知道只要不放棄,有一天他們總能捱過,我覺得為何我要放棄自己呢?為何別人能走過,我卻不能走過?原來這個信念就是,只要我不放棄,我一定能過渡,所以我不能放棄自己,既然我沒死,我仍然生存,我知道一定有事情要學,我知道上天一定有mission(使命)給我,要走上這條路。

 

主:是不是這種不放棄的精神,幫助你投入第三段婚姻?結婚至今已二十八年了,是很長的時間。

利:其實這二十八年來,我們有沒有爭執?是有的。有沒有眼淚?也有的。我丈夫是北方人,我們的性格南轅北轍,我可以告訴你完全不同。我們走在一起也有很多爭執,但我對他說,和你結婚,已是我第三段婚姻了,我知道婚姻不容易,但不可以放棄,「離婚」這兩個字一定不可以提。

 

主:現在的人很容易就喊離婚。

利:第一段婚姻時我會說:「離婚,好的,離婚吧!」這麼容易說出口,婚姻真的不容易,很艱難,但既然兩個人走在一起,我們只能互補不足。當我們吵架時,我就離開現場,站在一角,不會跟他爭持下,因為吵到第三、四句,會有許多事可以吵,但要建立二十多年的婚姻,二十多年一天一天的建立,是不容易的。我說一定要想清楚,不可以提離婚。如果一提便立刻離婚,沒有商量。所以我跟丈夫吵架,火藥味一來,我們就會遠離一點,等時間過去,大家心情平伏了,語氣可以好一點時,再解釋:「其實我當日不是這個意思……我只是想你這樣……」多點站在他的角度想事情,這二十多年,大家便是這樣走過。

 

主:大家經過磨合,你的經歷讓你知道兩個人相處時當如何。你在1989年和現任丈夫杜燕歌結婚,你們是怎樣認識的?他是TVB國語組的配音員,而你是演員,你們如何聯繫上?

利:他在北京長大,十餘歲來港,之後去了澳洲,在那裏生活。我們認識是透過一個common friend(彼此的朋友),有一個朋友認識他,他來港探朋友,我們便在「藝人之家」相遇。「藝人之家」是基督徒藝人團契。因為他的朋友是基督徒,在澳洲他又去過教會,朋友便帶他來「藝人之家」。從前大家認識,是朋友,也是弟兄姊妹,只是認識,並無特別的好感。他每年來港幾次,我們便會一起吃飯。我覺得他也挺純品,漸漸,一年見上好幾次,見的次數多了,了解機會便多了。漸漸一大群人變成幾個人,幾個人又變成兩個人。一起逛街,便多些機會溝通閒聊。發覺彼此都是很愛家庭的人,很疼愛家人。

 

主:了解多了才開始,是嗎?

利:是,後來我也跟年輕的弟兄姊妹說,從前我們一開始便會談戀愛,談過戀愛後便進入婚姻,其實談戀愛不需要很多時間,反而觀察期要耐一點,不要一開始便談戀愛,尤其是我們比較傳統的女孩子,一談戀愛便視對方為結婚對象,但走在一起以後便會覺得,在一起好幾年了,不結婚家人會催促,似乎應該要結婚了,其實對方是否適合你,或者婚姻是否適合你?不如大家多了解對方,觀察期是很重要,多點觀察他和朋友之間談話,他對家人,很多細微的事,他駕車時會不會很魯莾,如果觀察期都不okay(可以),就不要談戀愛了。深入了解是很重要,不要將觀察期放在你的戀愛裏。婚前輔導也很重要。

 

主:其實你覺得在愛情中,甚麼是幸福?在一段關係裏,你如何才感到幸福?

利:其實我要求很簡單,我從來不會拿自己和別人比較,我每天都存着感恩的心,我的幸福就是,我有工作,我有健康,我有體力,我有一個很好的家庭。好的家庭就是,我有一個很愛我的丈夫,家人和睦,每個人都有健康,我所作的,如果我盡心盡意盡力去作,就已經有所交代。我不會不斷追求掌聲,因為我覺得這並不能滿足我,也不是永遠的東西。但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時,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幸福。我數我有的東西,我不會數我沒有的東西,這樣我就會覺得,還有甚麼是我想要的?這個世界,每天都有明天,但明天不一定有我,所以我做好今天的事,我已經覺得很好,很開心。我不知道明天我會如何,我不是阿Q,抱着「明天才算」的心態,我並非如此,總之我知道我做好每天的事,神有豐富的供應。給予的是祂,收取的也是祂,主耶穌要取去我的一切,我不知道是何時,總之每天我覺得充實,每天我都沒有缺乏,我覺得我已經很幸福了。

 

主:如果今天要數,你會多了一件東西,因為我們預備了一件東西給你。我們有一幅很特別的畫,這幅畫我常會送給來訪的嘉賓,因為我知道當他們分享生命中最痛的時候,其實是希望自己的生命能祝福別人。希望你擁有這份祝福。

利:很漂亮,我很喜歡。

主:它是一幅畫,一個小朋友合上雙手禱告。

利:我很喜歡,我覺得禱告就好比呼吸,每天必須好好禱告,跟神有一個很好的溝通,一個安靜的時間,交給祂。因為我覺得禱告是有很大的力量。過去,我是急來抱佛腳,有事才會禱告,但每次禱告我真的很感恩,主耶穌拖帶我走過,當然不是立時給我出路,但祂真的從沒離開我。當我回頭一看,原來我又過渡了,雖然不在人定下的時間,而是在神的時間,但神每次讓我經歷的,都是讓我學習的功課,祂要我站穩腳,因為我是一個大情大性的人。

 

主:祂勒着你,不讓你太過分。

利:是的,我走得太快祂就拉着我,讓我不要走太快。我不是走在神前面,我要常常提醒自己,主耶穌,你走在我前面,我是跟着你走,不是你走在我後頭,不是你跟着我,每次的禱告總是感恩。我很喜歡這幅畫,謝謝你,我要掛在我的房間,讓我一張開眼睛就看到它,謝謝。

 

主:除了禱告有力量,音樂也有力量,你替我們選了一首歌,是嗎?

利:是,其實有許多歌我都很喜歡,不過要我選,我會選〈恩典之路〉。

主:我們今天便聽聽這首歌,謝謝韓馬利。

利:謝謝。

 

幸福結算:

原來許多挫折和失敗,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,若不經過那些挫折和失敗,我便不會思想韓馬利是一個怎樣的人,真真正正需要些甚麼。所以每次失敗對我來說也是很好的功課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