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ments are off for this post

愛中重生-張文慈

.jpg

主:主持人 (樂樂、陳祺萱)  張:張文慈

 

主:我們常說,人生充滿磨鍊,如果走得過就會有成長、有領悟,而今日的嘉賓,她經歷過的不只是磨鍊,而是一場又一場的折磨。雖然她參加過選美,做過「亞視一姐」,鎂光燈下她充滿自信,但鏡頭背後她的自我價值,竟然因為種種經歷而跌至零。究竟她經歷了甚麼,令她走出人生絕境,並能講出一句:「我前半生可能坎坷,但也想下半生幸福。」今晚,我們邀請到從生命中尋回自我價值的張文慈。其實要數算你的經歷,也要回到你的童年時期,因為在你四歲時,父母離了婚,他們的決定對你的性格有多大影響?

張:我自幼是一個頗悲觀的人,可能因為小時候的家庭狀況,以及成長經歷,令我成為一個頗負面、悲觀,沒有信心的人。可能不熟識我的人,看我的樣子,覺得我很囂張,亦有人曾經用「好惡」來形容我。其實,我也算得上是個惡人,這是因為我自幼已有保護自己的意識,若有人欺負我,我便會張牙舞爪,我用這個方法來保護自己。

 

主:你是不是受家庭環境影響?

張:我覺得有一定的影響。每個人成長,家庭背景、成長過程,絕對會影響他長大後的性格。我三、四歲時,媽媽便離婚,她走了,我們便跟着爸爸、嫲嫲,我有一個姐姐,兩個弟弟,我們都在屋邨長大。自小家裏比較窮,老豆和阿嫲都要為生活奔走;所以我們沒有甚麼家庭溫暖,成長的過程也不是很好,沒有愛。我記得當時的環境也不很好。

 

主:待你進學校念書時,那也是缺乏愛的世界嗎?因為當時你曾遭人欺凌,那段時間發生了甚麼事?為甚麼你會陷入這樣的處境?

張:我在屋邨長大的時候,我記得應該在二年級,當時我未夠七、八歲,我在屋邨學校的門前,被當時稱作「飛仔」,現在稱作「古惑仔」的人欺負,他們抓住我、打我,那是第一次,他們打得我流鼻血。他們一打架便一湧而上,有十多人,輪流打。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時,有老師替我報警,警察亦將他們拉了入警察局。他們問我,要不要告他們,因為我害怕,我怕他們會報復,因為上學時常常都要經過那裏,所以我不敢報警,也不敢告他們了,我對警察說:「我不告他們了。」那次是惡夢的開始。我想在此說,其實欺凌事件真的要讓大人知道,以及不能不處理,因為可能會很嚴重的。那幾年我長期在恐懼的狀態下,每日回去我都繞山路行,我很怕遇上那幫人,每次給他們抓着,都會「見一次,打一次」,他們是沒有理由的,覺得你好玩,試過打你,認為你好欺負,事後也沒有事,便繼續打。他們覺得悶,也不是普通的打法,總之甚麼方法也用,覺得悶便用計來欺負你,如吐唾液在拖鞋,再用拖鞋打你,或者迫我執起垃圾,用垃圾圍成一個圈,要我在圈內不准出來,之後自不同方向一起踢你,我一倒下跌在圈外,他們便打我,又或者塞我的頭進燒酒裏,迫我喝燒酒。總之,他們用盡各種各樣的方法,那幾年我已經被人打到一個地步,覺得一切習以為常,這個過程持續了好幾年,打我的次數都有幾十次,我都忘了有多少次了。

 

主:當時你心裏有甚麼感覺?

張:我由最初覺得很無助,到後來感到自己是應該給人打。我記得有一次,在屋邨的公園裏,我見到有許多人從窗口往外望,他們打了我兩、三個小時,不斷打,當時很吵,有人在嘻嘻哈哈的笑,很多人往外望,但沒有人幫我。我就覺得人情冷暖,這個世界是沒有愛的,所以我的價值觀都扭曲了。其實這件事都已成過去,我覺得我成長以後,待我出來工作,認識了不好的男人,我十幾歲時遇到的事不知何故,總之都是不開心的,遇上不好的人、不好的事,形成我對人完全沒有信心,對人沒有信任,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冷漠,沒有人會可憐別人。

 

張:接着我進了娛樂圈,因為我學歷不高,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。當時我還是模特兒,後來我參選亞洲小姐,因為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,而且從前的模特兒朋友都去了選美,當時我的心態是,第一,如果失敗了,比賽結束就完結,但原來一旦你進入行裏,就沒法再說:「比賽結束就完結。」一旦進入行裏,就是裏面的人,人家認識你的名字,很難再回去當侍應生。

 

主:小時候發生的事情,有沒有改變你的性格,影響你在娛樂圈裏的日子?

張:我性格孤僻,我外表像很「ok」、隨便,但我其實不肯虧本,這令我在這行裏很難做人,例如我性格不是很聰明和圓滑,在這行裏,當時又有許多不好的新聞,令我覺得無路可走。我曾經提過自己被下藥,那時演變成很大的事情,但我不會處理,又遭「雪藏」。當時我都已經入行,又不能往回走,又要養家。我常常覺得別人看不起我,又覺得自己的形象很差,我的價值觀很低。至於經濟方面,那時在電視台工作只有幾千元薪金,又要參加許多活動,我真的可以典當的典當,可以賣的都賣,可以借的借,「死頂」、「死捱」、「死撐」,都不願意在人前丟臉子。其實,我說說為甚麼我有這麼大的改變,那是2010年的事,我在未信主之前,我的人生一塌糊塗,我用盡自己的方法……

 

主:你有沒有想過放棄?

張:我曾經想過自殺,初信主時我遭到「雪藏」,我面對不了公司要「雪藏」我,我在家裏,其實我是一個很怕黑的人,那天,我坐在黑漆漆的廳裏,廳裏有落地玻璃,有很大的窗,總之可以跳下去,那時住的房子窗很大,我坐了一整晚,整個人也在發呆的狀態,我不是傷心,原來我已放空了自己,不知道在想甚麼,心裏在說:「算了吧,死了算,做人做得我這副模樣。死了就算了,不用煩,反正沒有人會喜歡我。」但是,當時有一種動力,因為我嫲嫲九十多歲,我其實最愛的是她,因為我沒有媽媽,我很疼愛她,因為她所以我沒有走,因為她,我不能掉下她,所以我就過渡了那一個晚上。可是,我的人生好像行屍走肉,做甚麼也不開心,就算我很多戲拍,有許多工作,但後期我的人生一點都不開心,這是因為我極度缺乏安全感。今天有工作,今天在拍甚麼都好,但心裏卻會想:「不好了,拍完這套以後,不知道還有沒有工作?我會不會遭人遺忘?」在這一行不夠紅的話,就會遭遺忘、遭淘汰。我用盡各種方法,盡自己的努力,試着改變,我試過拜偶像,拜觀音,那時還皈依了,試過茹素、打坐,我想尋求心裏的平安,我想有一個神來保護我。我最迷信風水,誰說哪個好,我就即刻拜,不計較要付出多少錢,想尋求幫助。不過結果當然是徒然的,還令我很迷失,這是我的前半生,沒方向,沒信心,不開心,也十分看不起自己的人生。

 

主:究竟轉變是怎樣出現?2010年發生了甚麼事?

張:2009年,應該是我拍罷《法網群英》時,那是舊公司最後的一套電視劇,合約完結了,我便出來了,那時我的人生完全沒有方向,當我都年紀也不小了,已三十多,將近四十歲了,我沒有丈夫、沒有工作、沒有方向,我從前甚麼神都拜,惟獨不信耶穌,我很討厭,覺得祂是西方人的神,與我無關。別看我這副模樣,我是個十分守舊的人,十分重視道義,我拜了觀音很長時間,心想沒有功也有勞,絕不能轉信別的,我不能這樣,因為她保護我很久,我也會感到害怕的,當時就是這種想法。2010年發生了許多事,那時真神來叩我的門,我那時有許多經歷,我親身在夢中聽到經文,那時我做了一個夢,夢中有綠色的草地,藍色的天空,在夢裏我在行,突然有聲音從上而至:「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。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。」聲音不斷在重複。

 

主:你當時從未聽過這句經文?

張:我沒有聽過,因為那時我不認識聖經,之後便睡醒了。我對聲音很敏感,有些人對圖像很敏感,但我對聲音尤為敏感。那聲音不斷在耳邊響起,我覺得很奇怪,我問一個基督徒朋友,其實那個時候,我對基督教已有點興趣和感動。我不知道那句話是甚麼來的,他跟我說,那是經文。我覺得真的很奇怪,如果是人跟我講,我未必會信,因為我是挺固執的人,但我自己竟然在夢裏聽到經文,而經文的畫面令我很感動,這是我的經歷。這個夢引起我的好奇,後來也發生了許多事,不只是做了一個夢,可能每個人遇見神的經歷也不同,未必和我一樣。

 

主:自從做了那個夢以後,是否已對自己的信仰,對自己的宗教很有信心?立刻便加入教會?

張:接着,我去拍戲,有個女士跟我分享她的見證,她說信主以前都是拜別的,她從前患病,因着那個病快要死,在病危時,醫院有人跟她傳福音,她覺得反正都快要死,如果這個神是真的,她就將命也交給祂好了。決志後,約在兩週後,有意外發生了,有人將腎換給她,她曾說過些話,令我很感動,她說:「神不僅救了我的生命,還救了我的家庭。」她說自己和丈夫的關係很差,但後來關係修補了,她的兒子本來離家出走了,不知怎的卻又回來了,並且大學畢業,現在也很乖,一家充滿愛。我就是被她的話感動了,所以便信主了。

 

主:家庭是你十分執着的事嗎?

張:對,因為從小至大,我在家裏都像一個母親,甚麼都由我來管,甚麼都由我去處理。

 

主:你撐起整個家?

張:對,所以聽到可以救我的家,我便感到很開心。當我第一次進教會,聽到詩歌時,我不斷流淚,那時的我很難才擠出一滴淚,我的心已硬化了,因為自幼便給人打。拍戲時一定要迫自己哭,但我要哭起來很辛苦,要我哭真的十分不容易,我的心「很實」,我也會跟自己講,曾欺負我的人說:「一滴眼淚一個把掌」,令我不容許自己在人前哭,但那次哭了以後我真的很舒服。後來有人跟我講,這是醫治釋放,詩歌醫治了我,我在那刻感覺到愛,那是前所未有的經歷。

 

主:如何從自卑到現在的自愛,並且確定自己的價值呢?

張:其實我有功課要實踐,每人的功課都不同,要針對你內在的病。我常常看不起自己。試過信主不久,有次給人欺負,最初大家說好了讓我當普通嘉賓,豈料原來活動是群星演唱會,門票都賣了,我的意思是對方給我的錢太少。我跟爸爸講:「爸爸我沒有經理人,合約已跟人簽好了,我又給人欺騙。我跟你講,你幫我,好嗎?」我很記得,我祈完禱,不久,主辦單位的人便來叩門,當時在內地,他們說:「張小姐,不好意思,我們給你的錢不夠,我們願意多付點給你。」他們給我的,正是我禱告時說他們少付了我的錢。我真的覺得很奇妙,神好像聽到我的禱告,這是一個例子。

張:我曾經試過跟十個藝人去廣州一個大型的活動,是一家公司週年紀念活動,參與活動的藝人都十分紅,只我一個是一點都不紅,我感到很自卑,我一點都不開心,又很害怕,我覺得我一定會遭人遺忘,因為以前試過很多次,我給人擠到後面位置,也沒有人理睬我。那一天,我跟阿爸父講,那時信主不久,我說:「你陪我去,你讓我感覺愛吧﹗」那天很奇怪,有很多人向我走來要跟我拍照。其實我不是想成為紅星,要人嚷着跟我拍照,而是那次我感到獲得肯定,有存在感。老闆走來搭着我的肩膀說:「你是我點名要求你來的。」那天還放煙火,同一條路,我以前走的一條路,未認識耶穌的待遇,跟已認識耶穌的待遇很不同。別人為我放煙火,我感覺到愛,被愛的感覺。給祂肯定以後,我不會再介意別人怎樣看我,可能世俗有人對我指指點點,其實我不需要,我知道有神的愛。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被肯定、被愛。我們要有價值觀,我們不是垃圾,你會感到祂愛你。祂愛我不是無條件給我東西,有時祂也會管教我。我試過有一次發脾氣,我氣得罵傭人,有些時候,我也有點脾氣。那天我一直罵,後來聖靈在我心裏感動我,勸我不要再罵了,有個聲音,但我卻回應道:『我一定要罵,一定要罵﹗』第二天我要上台表演,結果失聲了,那次是順德的春宵晚會,是電視直播節目,是大型活動,現場有官員到來,我是第一個唱,邰正宵第二個,容祖兒第三個,是很大型的活動。難得出席這麼大型的晚會,但我失聲了,還要臨唱之前,裙子在我站起來時竟然爆開,我要遮起裙子,裙又向下墜,我像木頭一樣,不能跳舞,聲音又沒有。那次我真的說了:「你不需要這樣?」我真的罵:「你不用這樣待我,這樣子懲罰我,讓我在許多人面前丟臉。」我以後也不敢發這麼大的脾氣,真的沒有。

 

主:經歷了這些事情,令你對人的態度,對人的感覺都不同了嗎?

張:是的,但現在的我更健康,祂好像我的爸爸,祂會帶領我行一條光明的路,一步一步帶領我,我家裏的人都信了主,從前的是「愛登事家庭」,現在整個家都改變了,結婚的結婚,生子的生子,姐姐買樓,他們的性格都改變了。我不是指祂只供應了我們的一切,而是祂改變了我們的內在,從前充滿了不快樂、負面情緒,對自己沒信心,現在卻大大改變。但我想說,要常常禱告,不是說信了後一天便改變,而是信了令我的人生有很大改變。

 

主:你對將來有甚麼期望?

張:我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個信息。今天,我想向人分享一切,我不是要博取甚麼,如果要博取,我早在二十年前就會講。我也不是要人可憐我,但因為神令我改變了許多,恩典實在太多,祂對我太好了,我想將這個好信息跟朋友分享。我希望別人可以分享我的祝福,我很希望可以祝福別人。

 

主:你帶了一首歌來祝福我們的聽眾,你選的是哪首歌?

張:是張敬軒的〈遇見神〉,因為這首歌有點像我的人生經歷。

 

2

主:為你送上一幅馬來西亞畫家畫的畫,畫作的名字是Blessings〈祝福〉,看見你很大的轉變,你真的很棒。

張:我現在真的很開心,我現在流的是感恩的淚

主:希望你的人生,不論將來會怎樣走,都有滿滿的祝福。

張:我都希望祝福每位聽眾,希望他們的人生有喜樂、豐盛和平安。

主:謝謝張文慈。

 

幸福結算

張:我的前半生,沒方向,沒信心,不開心,也十分看不起自己的人生。但回望我的人生經歷是一個功課,一個歷程表,最重要是我的心態調校得好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